佛光大學 創意與科技學院

:::

《校園人物》我叫陳韻安 我選擇佛大 (本院傳播系學生)

  • 2021-11-01
  • ctc

選擇佛光 開啟不一樣的人生

      規劃在大學期間花五年的時間,拿到碩士學位、完成自己有興趣的畢業製作,並參與學校韓國的交換的經驗,還拿了書卷獎。對於高中成績普普、表現普普、又被拒絕於許多大眾心目中「名校」門外的傳播系大四陳韻安同學而言,在大學之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,而在佛光,不但成為人生清單上的一項,且逐項完成,正在佛光大學擘劃自己的人生。

這是一張圖片
 

與佛光的因緣

      「高中時有舉辦大學博覽會,在眾多大學裡很多朋友都會選擇只看名校,或是台北的學校,但我自己是選擇科系大於選擇學校的人,會比較希望能夠被想要的系錄取,所以不會說排名比較後面或是比較沒有名氣的大學就選擇忽略。」目前就讀本校傳播系大四的陳韻安,回憶起當時選擇佛光的過程,印象最深的是海外學習的機會,除了美國,另有中國大陸、韓國等也有機會能申請交換,加上公立學費,以及家人一直以來都是佛光山的信徒,「即使佛光不是我的第一首選,但至始至終都在我選擇大學的名單內」,韻安如此說道。

      內心篤定選擇傳播相關科系,學測完後,韻安除了報考台藝大獨招、並將世新大學列入申請入學的夢幻志願中,在選系不選校的前提下,最後獲得面試機會的學校僅有南台科技大學、台南應用科技大學以及本校佛光大學。「原本是想三間學校都去面試看看,但其實最後我卻是直接選擇佛光大學,原因是佛光傳播系還有細分為流行音樂組、廣告公關組以及數位媒體組,而當中的流行音樂就像是我夢寐以求的科系名稱」,此外南台和台南這兩間都是「科技」大學,所以實作會大於理論,但家人以及高中老師的考量都認為大學還是必須實作與理論兼具,所以「大學」成為選擇佛光的最大因素。

 

「寧為雞首,不為牛後」

      其實當初在選擇學校時,許多人會聽到這樣的建議,但對韻安而言卻是真實的體認。因爲就讀佛光這四年以來,他發現只要願意「當個好學生」,基本上成績就能維持一定的程度,相較於其他學校來說,競爭真的沒有這麼的激烈,讓他相信願意努力就有收穫,額外的時間能夠讓他充實自己。

      例如像是交換的機會,在其他學校可能也會有,但在名額受到限制的情況下,競爭程度可想而知,需要通過的門檻也讓有意願的同學望之卻步,只剩下真正的佼佼者能夠獲得出國交換的經驗,在佛光,卻相對不需擔心這些,「因為我知道在這裡只要願意努力就會有非常多機會等著你來爭取,只是看你願不願意而已!」

      在佛光就讀的四年中,雖然韻安有獲得去韓國交換的機會,但因海外新冠病毒疫情的關係,不得不中止出發,這對於經歷千辛萬苦才好不容易申請上的任何人而言,都是個天打雷劈的消息,遙遙無期的疫情不得不重新思考人生規劃。

      「原本當初是想交換完後再去讀國立的碩士班,但與系上的張煜麟教授聊過後才發現,自己當初的想法真的實在是太蠢太天真,還沒真正了解社會的大學屁孩,就想著要出去和國立大學的那些殘忍現實單打獨鬥」,經過與師長的常談,決定申請加入五年一貫修讀碩士學位,這樣的人生規劃或許與當時選擇佛光的初衷不進相同,但韻安現在一點都不後悔,反而更加清楚自己的未來。除了還有機會能夠再次申請韓國交換之外,還能夠有更多時間了解學校的運作方式,並先提前學會別人要在碩士才學會的社會技能,利用這段時間超前部署,在進入社會之前就先培養自己的適應力。

 

再次回到曾被拒絕的學校

      之前有機會隨著張煜麟老師到世新大學擔任課程助教,韻安回想起那次的經驗,再次思考自己的決定,這樣說起:「雖然我只有跟隨老師上一堂課,但還是能感受到在世新上課與在佛光上課的些微差異。」在該次的演講中,體認到傳播領域的寬廣,像是心理學、社會學都有許多概念可以運用,透過受訪者分享出他們自身的故事。相信這些經驗是課本無法提供的,如果在大學期間只有在校內學習,也少了省思與脫離舒適圈的機會,因此韻安也深切期盼能有更多其他學校的連結的機會,認識不同學校的同儕,見賢思齊外,也能讓其他學校認識佛光大學,增加自己選擇佛大的信心,「其實我們沒有比較差,而在佛光給了我們機會成長,讓我更有信心面對未來」。

      最後韻安也提供對於人生規劃不同的想法,雖然留在佛光讀研究所不是他一開始的規劃,但經歷這幾年的省思,如果能夠在佛光心無旁鶩的好好和學校、教授建立關係,就能夠獲得許多資源,再運用這些資源好好規劃自己的未來,即使起跑速度比其他人慢,在人生的道路上相信依舊能夠看到意想不到的風景。

 

這是一張圖片